查看: 3|回复: 0

名家近作 张执浩的诗(8首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5-16 15:0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名家近作 张执浩的诗(8首)
张执浩((湖北武汉) 张执浩,1965年秋生于湖北荆门,现为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,《汉诗》执行主编。主要作品有诗集《苦于赞美》《动物之心》《撞身取暖》《宽阔》《欢迎来到岩子河》《给你看样东西》《高原上的野花》等,另著有长、中短篇小说集,随笔集多部。作品曾入选200多种文集(年鉴),曾先后获得过人民文学奖、第12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、《诗刊》2016年度陈子昂诗歌奖等多种奖项。 春天来人 出门遇雨也不是坏事 有闲情想想去年此时 你身在哪里 如果去年此时也在下雨 不妨想想前年甚至 更遥远的过去 春雨总有停顿的间隙 你站在廊下看屋檐水 由粗变细,而河面由浊变清 远山迷濛,裤管空洞 有人穿过雨帘走到跟前 甩一甩头发露出了 一张半生半熟的脸 2018-3 为罗平油菜花而作 床单铺好了就应该睡觉 春困的人在罗平 却怎么也睡不着 蜜蜂在侧,春光大泄 磨油坊里的灯火从古至今 一直在跳跃 死去的父亲蹲在床头 抽烟,咳嗽 死去的母亲一次次 将四散的菜籽归拢 那些孤儿一般黝黑的菜籽 从命运的指缝间滑落 我是其中滚得最远的那一颗 独自灿烂,独自落寞 2018-3 答枕边人,兼致新年 惟一的奇迹是身逢盛世 尚能恪守乱世之心 惟一的奖赏是 你还能出现在我的梦中 尽管是旧梦重温 长夜漫漫,肉体积攒的温暖 在不经意间传递 惟一的遗憾是,再也不能像恋人 那样盲目而混乱的生活 只能屈从于命运的蛮力 各自撕扯自己 再将这些生活的碎片拼凑成 一床百纳被 惟一的安慰是我们 并非天天活在雾霾中 太阳总会出来 像久别重逢的孩子 而我们被时光易容过的脸 变化再大,依然保留了 羞怯,和怜惜 2018-1 更好的人 晨起熬粥的人在鸟鸣声中 喝下粥,他清楚地听见 送奶工把手伸进了奶箱盒 晨起看日出的人在山顶的浓雾里 眺望浓雾,哦浓雾 晨起讨生活,终究还是晚了 更好的生活已经名花有主 更多的人像我一样 在梦里艰难地挪动 更好的人配得上这样的 一天——既新鲜又世俗 他将在碌碌无为中享用 身体里塞满了懊恼与满足 他配得上这样的白日梦 谁也不会去打搅他 他也不会去说服谁 2018-2 睡前故事 最好听的故事讲到一半 会遇到睡眠;最平静的 呼吸里浮现过一张 从来没有见过的脸 最好看的人不是别人 也许就是你了——你 俯身在床头像一本书摊开 折痕处往往最惊险 我曾是最好的听众 在没有人见过的黑暗中 我曾是最好的读者 在无人入睡的夜晚 最好听的故事从前发生过 今后还会发生 今后还将由我转述给你听 2018-3 你以为呢 蕙兰开了一月还是谢了 我把凋落的花瓣捡起来 埋在了山茶花盆里 山茶树今年没有开花 越过冬天茎叶枯萎了 我把它连根拔起 放进了垃圾堆 搁在灶台一角的大蒜发了芽 我把它们埋进了闲置的花盆内 阳光照着绿油油的大蒜 生也好看 死也不错 2018-3 狗年忆狗 墙壁转角处 满是花旦的蹭痕 昨天做卫生 我对我说: 再也不养宠物了 话音刚落就看见花旦 在照片里 怔怔地望着我 那无辜的神情 栩栩如生 如同它在世时 每次我们出门 从门缝里钻出的 那最后一瞥—— 门关上 它趴下 侧耳倾听 熟悉的足音 与陌生的世界汇合 它只能无力地 从一个墙角踱到另一个墙角 它不记得自己在我们不在的 时候干过什么 现在我替它记下了 那长达数年的惯性 再用一块抹布轻轻拭去 2018-2 一团迷雾 朋友发来大雾图 他不知道我尚在雾中 很多年了 我们只有面对面的能见度 甚至当我面对 那张挂满凝霜的脸 竟一次次误以为那不是我 不是那个踩着覆满小路的松针 在迷雾里打转的人 太阳在雾外冷眼旁观 那是我见过的 最红的太阳 烙铁一样不可描述 2018-1新闻推荐信息技术推动我国基础教育教学模式变革据新华社北京5月5日电(记者胡浩)作业无需老师批改而是由测评系统自动批改,大数据为每位学生“量身定制”作业菜单,AR/VR等可穿戴设备赋予学生“上帝视角”,让抽象难懂的知识点变得直观生动…... 请长期关注成都芝麻论坛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网站地图|百度地图|广告报价|意见反馈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论坛群组|成都芝麻论坛  

  

Copyright © 2008-2020 成都芝麻论坛(http://www.cdzmkm.com/) 版权所有 Reserved.

Powered by 芝麻论坛 X3.1  信息产业部备案/经营许可证编号 蜀ICP备64839322号QQ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